抖音购买餐饮券: 抖音线下内桌面上流量反攻线下,深入场景下生活 - 文华网

平均每5分钟,就有一个账号成交

海量优质账号资源,平台担保交易

抖音购买餐饮券: 抖音线下内桌面上流量反攻线下,深入场景下生活

文华网  > 交易百科 > 抖音购买餐饮券: 抖音线下内桌面上流量反攻线下,深入场景下生活

抖音购买餐饮券: 抖音线下内桌面上流量反攻线下,深入场景下生活

发布时间:2022-09-24-15:01:19 发布者:文华网 阅读量:42次

抖音购买餐饮券: 抖音线下内桌面上流量反攻线下,深入场景下生活

抖音团购上线后,现在线下餐厅可以扫二维码点餐、购买代金券,直接在店内消费使用。抖音的本地生活野心让它不仅想方设法维持流量,而是利用线下流量逆袭线下,深入场景。这一次,还能“强化奇迹”吗?

现在,餐厅餐桌上的二维码卡上,抖音已经悄悄进入。

《金融世界》周刊了解到,抖音下单、支付二维码正在北京、上海、成都、杭州等城市逐步走进餐桌。如果用户被到店人员的视频“种草”了,到店后可以扫二维码点餐、购买优惠券,使用抖音支付完成支付,完成一个完整的闭环交易。

不仅是餐饮抖音购买餐饮券: 抖音线下内桌面上流量反攻线下,深入场景下生活 ,抖音也开始涉足当地板块的酒店民宿、景点推荐等。对于抖音来说,通过涉足本地生活,可以将简单的短视频内容扩展到更丰富的场景,这不仅是突破流量瓶颈的尝试,也是其商业化的尝试。重要方向。

长期以来,本土生活一直被认为是美团的护城河。而现在,抖音就像一根刺,直接插进了美团的腹地。

-01-

抖音进军线下餐厅

抖音已经有了本地生活相关的内容,但现在,抖音显然不想成为其他平台的“流量仓库”。它需要自己完成从“种草”到存储消费、支付的闭环。

在部分餐厅,顾客现在可以打开抖音并在餐厅的抖音页面扫描桌子上的二维码购买优惠套餐或优惠券。

抖音购买餐饮券

这个过程对消费者来说并不新鲜。几年前,大众点评、口碑等抓住当地生活时,通过线上代金券、团购套餐等优惠方式补贴平台,从而吸引消费,培养用户习惯,最终将流量引向线上。

从功能上看,抖音与美团的餐饮服务功能高度相似。在抖音餐厅主界面,可以查看店内环境照片、推荐菜品、价格、优惠套餐等。功能与美团的大众点评等App产品十分相似。用户购买套餐券和代金券后,可直接在店内使用。

一位用户表示,在 抖音 上购买的优惠券可以比其他平台更优惠。“我经常去的一家店,100元在这里只能买到20%的优惠券。”

在抖音下单后,在支付界面中,除了常见的支付宝、微信支付外,还有“抖音支付”,支持绑定农行、中行、交通银行,建行等十余张银行卡。

在本地生活领域买刷抖音号,抖音也更多地利用自身的线上流量优势,将更多的线下商户纳入这个体系。其中最独特的是将“探店”的KOL与商家联系起来。

“我们得到了抖音推送的一些店面的合作,去店里走访,拍了视频,消费者去店里出示这段视频,就可以打折。” “哈雷吃北京”团队负责人向《财经》周刊透露,很多有资质的美食短视频博主都能得到这样的合作,参与门槛也不算太高。

上述负责人告诉《财经》周刊,在最近的一次合作中,北京本土知名餐饮品牌紫光园大打折扣:用户到店消费满100元,将展示视频拍摄由媒体。,你可以送出一道菜。“紫光园是北京老牌餐厅之一,口碑不错,我们很难谈这种合作,这都是(抖音)平台给出的方案。”

事实上,这是 抖音 切入当地生活的方式之一。在这种合作模式下,抖音、商家和探店自媒体、抖音与商家达成推广协议,然后在平台上动员探店网红拍摄视频。业务分流,达到扶持业务的目的。

“对我们来说,这是给粉丝的福利,毕竟紫光花园是个大品牌。” 上述自媒体负责人告诉《财经世界周刊》,在仅有的部分合作项目中,自媒体可以根据流量获得一定的流量。但目前这样的项目很少,分享门槛高,比例低。所以,对于现阶段的他们来说,这更多是为了维持自己的粉丝粘性,很难获得直接的收益。

不过,据他介绍,抖音平台将推出更多店面折扣方案,其中部分将分发给网红和自媒体。不仅是利用这些创作者的私域流量,更是将平台转移到核心。创作者的“奖金”。自媒体将选择更合适的计划申请参与。“目前,大家的参与热情还是很高的。”

据了解,抖音暂未向参与商户收取任何推广费用。抖音上的本地生活服务更像是商家优惠方案的展示平台。不过,据相关人士透露,对于商家来说,由于抖音巨大的线上流量,很多店铺还是愿意与抖音合作。

“抖音带出来的网红店铺太多了,现在餐饮竞争非常激烈,很多店铺都想做抖音。” 他说。在这种合作中,商家目前支付的成本很少,所以往往可以给用户更大的折扣。

目前在部分餐厅,抖音可以提供比美团更大的优惠券,而抖音换取流量,部分商家愿意自己承担折扣成本。

而抖音的野心也绝对不仅仅局限于做一个视频版的本地生活内容推荐平台。

-02-

抖音目标不仅仅是“流量”

“我觉得抖音最关心的是流量,同时也拓宽了场景。” 一位字节跳动运营总监告诉《财经》周刊,在她看来,抖音所谓的捕捉当地的生活方式并不陌生。在字节跳动的产品与其他消费品市场的合作中,平台往往会先与卖家协商优惠方案,然后将优惠方案传递给平台支持的KOL,通过KOL展示给你的粉丝。

对于KOL、用户、商家来说,他们获得了平台给予的一波“红利”,抖音可以通过这种方式低成本收获流量。

事实上,“维持流量”确实已经成为抖音面临的挑战之一。从 2017 年到 2020 年,抖音 的 DAU(日活跃用户)从 3000 万增加到超过 6 亿。据媒体报道,2021年春节期间,由于抖音春晚红包活动的宣传,2月11日,抖音主站DAU达到5.@ >8亿。但春节过后,抖音主站的DAU又回到了5亿左右。春晚对改善抖音的日常生活并没有起到决定性的作用。短视频平台的流量增长已经达到顶峰。

从外界看来,短视频内容的流量红利期已经逐渐过去。在此基础上,抖音要保持对流量的挖掘,需要逐步从内容拓展到更多场景。

从长远来看,平台必须深入用户的生活场景,提供更多用户依赖的服务内容。这不仅是流量变现的需求,也是对用户的黏附,流量到顶不流失的需求。

电商和本地生活成为了抖音最适合的方向之一。在上述运营负责人看来,本地生活已经是抖音平台内容方的重要组成部分,但以往单靠内容带来的流量基本上只能“种草” “对于用户来说,但它并不能真正扩展到消费。从内容到消费场景的引导,是字节跳动尝试跨越多条业务线的方向。

《金融世界》周刊了解到,从去年3月开始,抖音开始吸引商家进入平台打开主页面,并在页面导入店铺内的商品。

去年8月,抖音推出“生活服务场景接入计划”,对接供应链,招商引资,取消了抖音美团等平台的对外链接。抖音去年,“探店专家组”成立。截至今年3月7日,共有5855名门店访问专家获得认证。今年2月,抖音团购测试并于3月在北京、上海、杭州正式上线。清明节期间,抖音的点餐和支付二维码出现在北京等地的餐厅。

事实上,抖音本地生活不仅仅包括餐饮。在抖音App首页,与“关注”、“推荐”等短视频相关功能并列的页面中,还有一个显得格格不入的本地页面。除了占据较大比例的餐饮推荐外,还包括酒店预订、景区门票预订和推荐等诸多项目,涵盖当地生活的多个场景,并以图文、文字、短视频的形式展现。

不过,在前述自媒体负责人眼中,抖音的野心或许不止于获取流量。“目前抖音的本地生活还处于推广阶段,很难保证以后不会开始向商家收费。” 据前述自媒体负责人介绍,一旦抖音开始对本地生活项目收费,对于自媒体和商家来说,都是非常“危险”的信号——他们将受到平台更大的控制。

“我们的赚钱方式是和一些餐厅合作,进店拍短视频,上传到平台抖音购买餐饮券,商家付钱给我们。” 负责人担心,一旦抖音自己创业,他们就有了最大的竞争者。

此外,对于商家来说抖音购买餐饮券,他们目前愿意为抖音平台提供更大的折扣。背后最重要的原因是看重抖音的流量,但同时他们也希望在抖音@>平台运营自己的私域流量。

在抖音的算法推荐机制下,公域流量的重要性往往大于私域流量,因此有推荐权的平台仍然是流量的主导方。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自媒体还是商家,都很难真正绕过平台。没有平台的支持,很难维持自己的私域流量实现转化。

-03-

美团被捅了?

不过,无论是未来采取付费模式,还是保持免费,抖音对线下本地生活的干预已经开始,而且即将到来。

其实在早期,以短视频内容为主的抖音更多是与其他本地生活平台合作,抖音会为其他本地生活平台导入流量,抖音他们是他们的“流量仓库”。

抖音购买餐饮券

但现在,抖音 想在自己的平台上关闭交易循环。随着抖音自身成长重心的转移,本地生活成为抖音想要移动的下一块蛋糕。

据媒体报道,2020年底,字节跳动商业化部门成立了“本地直营中心”,致力于拓展本地生活业务。员工将搬迁至中心,围绕生活服务、文旅、餐饮等行业进行客户发掘。

当年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的时候,美团的地推能力和大众点评的内容结合在一起,形成了美团“吃喝玩乐”的核心能力。多年来,美团在这块业务上并没有做太多的升级和改变,而如今,凭借线上流量的优势,在本地生活方面,抖音直接选择切入美团的腹地。

在业内人士看来,本土化生活只是抖音“商业化”的方向之一。在拿到支付牌照后,抖音继续尝试在平台上完成线上和线下交易,因此无论是本地生活还是电商都成为抖音商业化的重要方向。

切入本地生活已成为短视频平台的常用策略。《财经世界》周刊了解到,快手还在App侧边工具栏新增了本地生活入口已实名抖音号购买,包括美食、周边游、购物美女、休闲娱乐四个选项,但与抖音不同@> 事情是,目前快手的四栏目还是以短视频为主要展示方式。

抖音后台能接入的店铺数量依然有限,这也是抖音依然以优惠券和团购为主的切入方式。抖音的线下“地推”能力尚未完善,在维护商家关系和送餐网络方面也没有经验。此外,抖音将本土生活作为“商业化”的方向,势必给短视频的创作生态带来压力,其可持续性仍有待检验。

美团前不久发布的财报显示,2020年全年美团的店内/酒店和旅游收入为2.12.5亿元,占比18.5%。总收入。美团的摇钱树业务是仅次于外卖的第二大收入板块,营业利润率为 38.5%。

但是抖音和快手的引入也让美团的生活变得不那么舒服了。

商家渴望抖音的流量。抖音从流量端反击线下的逻辑,也成为了它的独特优势。抖音的内容和算法推荐,让它积累了更强的线上“种草”能力。它现在要做的就是利用这一优势,让用户留在平台上,完成交易。

美团线下流量逐渐逼近天花板。同时,美团等平台在本地生活领域的“垄断”性质,也让不少商家对平台逐渐高昂的合作成本表示不满。

美团自称“无国界”,却也成为几乎所有互联网平台的“公敌”。在酒旅、出行、外卖、社区团购等领域,几乎都遭遇过其他互联网巨头的围堵和街战。现在,在餐饮这个核心业务上,也被野心抖音隐藏了很久,一箭射中了膝盖。

就目前而言,抖音 对本地生活的态度仍然是谦虚的抖音购买餐饮券: 抖音线下内桌面上流量反攻线下,深入场景下生活 ,但没有人可以掉以轻心。

将主编加入交流群

备注名称~公司~职位

我知道你在看

内容申明:文华网内容系原创或整理自网络,转载请带出处,如有侵权请及时删除

本文链接:http://www.whkfygf.com/show-14-2701.html
复制成功